Language Switch

首页 > kok官网全站注册 > 公司新闻

论现代化内生动力

发布时间:2022-10-01 05:00:02 来源:kok官网全站首页 作者:kok官网全站注册会员

  以人的因素为主的内生动力是一个国家共同体现代化建设赖以推进的最为重要的内在动因。一个国家共同体如果拥有强劲的现代化内生动力,那么,这个国家现代化进程顺利、可持续的推进便会成为一件大概率的事情。相反,一个国家的现代化内生动力如果偏弱,那么,这个国家现代化建设的推进无疑是十分艰难的,甚至会半途而废,或者变形走样。现代化内生动力具有两个明显特征:向共同体自身“内部”而不是“外部”寻求动力;现代化内生动力是现代化内容与民族传统两者的有机结合。现代化内生动力主要是由原生动力、提升能力和调适能力这样三个最为重要的关键要素所构成的。这三个关键构成要素各有各的重要功能,缺一不可。原生动力侧重于现代化建设基础动力的启动和维系;提升能力侧重于现代化建设能力的不断升级换代;调适能力则侧重于现代化建设安全环境的保障和现代化建设动能的释放路径。

  内容提要:以人的因素为主的内生动力是一个国家共同体现代化建设赖以推进的最为重要的内在动因。一个国家共同体如果拥有强劲的现代化内生动力,那么,这个国家现代化进程顺利、可持续的推进便会成为一件大概率的事情。相反,一个国家的现代化内生动力如果偏弱,那么,这个国家现代化建设的推进无疑是十分艰难的,甚至会半途而废,或者变形走样。现代化内生动力具有两个明显特征:向共同体自身“内部”而不是“外部”寻求动力;现代化内生动力是现代化内容与民族传统两者的有机结合。现代化内生动力主要是由原生动力、提升能力和调适能力这样三个最为重要的关键要素所构成的。这三个关键构成要素各有各的重要功能,缺一不可。原生动力侧重于现代化建设基础动力的启动和维系;提升能力侧重于现代化建设能力的不断升级换代;调适能力则侧重于现代化建设安全环境的保障和现代化建设动能的释放路径。

  作者简介:吴忠民,中央党校专家工作室领衔专家、中央党校一级教授(北京 100091)。

  现代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每一个国家的必然选择,除非该国甘于落后和灭亡。对此,人们恐怕没有什么异议。但是,对于现代化历史进程中出现的一些现象,则需要我们做进一步的分析和解释:为什么有的国家的现代化建设能够保持二三百年之久却仍然长盛不衰?为什么有的国家的现代化建设虽然曾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不久却下滑落伍或停滞不前?同样都是已经独立了半个多世纪甚至一百年以上的后发国家,按理说已经有足够的时间用以摆脱原来殖民主义的影响,来进行自主性的现代化建设并取得基本的成就,但是,为什么其中有的后发国家的现代化建设最终得以起飞,而有的后发国家的现代化建设却仍然步履维艰?对于这样一些现象,只要我们稍加分析就会发现,其原因固然有很多,但其中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由于各个国家现代化内生动力的强弱状况不同所引致的。

  早发国家现代化进程的推进,主要是源自其自身内部的推动力量。这是一个几乎没有争议的问题。而对于大部分后发国家来说,其独立之前的现代化建设之所以难以成功,主要的原因之一是源自早发国家亦即当时殖民主义国家的阻力。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随着绝大多数后发国家纷纷获得独立,这种情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时至今日,对于大部分后发国家现代化建设能否成功而言,越来越主要地取决于这些国家的自身努力状况及其现代化建设的路径选择状况如何,而不能将其自身现代化建设所遇到的困境主要归因于早发国家的阻碍。

  曾经有着一定影响力的依附论和世界体系论在解释后发国家的现代化建设之所以难以得以正常推进的现象时,将其主要原因归于曾经的殖民主义国家亦即早发国家的阻碍。这种观点认为,不发达与发达,并不是必然衔接的两个发展阶段,而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早发国家的发达是以后发国家的欠发达为必要条件的;后发国家的主要障碍是来自外部,而不是内部。“核心国家的人口,可以经由边陲商品的低价格而得到边陲技术进步的好处。然而边陲的人口却因为必须增加实质价格来支付核心国的商品而受到核心技术进步的苦楚。”①在这样世界不平等格局已然确定的情形下,后发国家不可能进行正常的现代化建设。以拉美国家为例,“拉丁美洲是一个不发达地区;造成本地区不发达的原因是单一作物的出口经济与封建经济和封建社会并存,这种单一作物的出口经济是从19世纪开始发展起来的,是一种‘外向型’发展模式,即以出口初级产品、进口制成品为基础的发展模式。”②

  依附论和世界体系论一类的理论尽管具有一定的合理性,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不少后发国家的现代化在初始阶段之所以步履维艰或难以成功的症结,但是,时过境迁。自二战结束至今,世界范围内的殖民主义体系早已烟消云散,几乎所有的后发国家都已经获得民族独立,拥有了民族自决,从而使得其自主性的现代化建设成为可能。客观上看,从二战结束到现在的七十多年这样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当中,大量后发国家的作为余地很大:不但能够形成民族之间的平等意识,能够拥有一个主权国家所必须具备的基本要件,而且能够主要依靠自己的努力和恰当路径的选择,逐渐地走向现代化,其中的一些后发国家甚至能够跻身于比较发达的现代化国家行列。现代化历史进程显示,一些后发国家正是主要通过自身的努力和恰当路径的选择,不但已经普遍形成了现代理念、建立起现代的产业结构体系、确立起较为成熟的市场经济体制、形成了现代型的社会阶层结构,而且建成了具有一定比较优势的现代化国家。比如,新加坡、韩国不但已经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而且新加坡已经成为世界的金融中心,韩国则成为世界的造船强国和电子制造业强国。像中国这样一个体量最大的后发大国,改革开放以来,更是依靠其自身的不懈奋斗和恰当路径的选择,取得了举世公认的巨大成就,迈进现代社会的门槛。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占世界的比重,1978年为1.7%,1990年为1.6%,2000年为3.6%,2010年为9.2%,2014年为13.3%,2017年为15.2%;外汇储备居世界第一的位置,2016年占世界的比重为28.1%;中国货物进出口贸易总额占世界的比重,1978年为0.8%,1990年为1.6%,2000年为3.6%,2010年为9.7%,2016年为11.5%。③

  上述情形表明,自二战结束后,随着时代的发展,不少后发国家能够做到将原殖民主义国家对本国的制约性影响降至最低限度。可以说,大多数后发国家的现代化建设能否成功越来越取决于自身的因素。换言之,越来越多的国家,无论是早发国家还是后发国家,其现代化建设能否成功,主要是取决于自身努力及现代化路径选择状况如何,而不是取决于其他国家影响如何。如果说以往的早发国家的现代化往往是同“内生”联系在一起,后发国家往往是同“外生”联系在一起的话,那么,在如今,无论是“早发”还是“后发”国家,其现代化建设主要都是同“内生”状况的如何联系在一起。同二战以前的时代相比,这是世界现代化历史进程当中一个很大的变化。

  毫无疑问,在每一个国家均已获得独立地位、拥有主权的条件下,现代化建设的终极承载者是每一个具体的国家共同体。对于每一个进行自主现代化建设的国家共同体来说,内在动因是第一位的,是决定性的。道理很简单。在影响国家共同体现代化基本发展走向的多种因素当中,经济因素是最为重要的、决定性的基础力量。进一步看,在多种经济因素当中,生产力状况又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因素。而在生产力的诸如生产者、生产工具、劳动对象等多种构成要素当中,生产者亦即人本身则是最为重要、最为活跃的因素。这样看来,每一个具体的国家共同体当中以人的因素为主的内生动力便成为该共同体现代化建设赖以推进的最为重要的内在动因。正如指出的那样:“社会的发展,主要地不是由于外因而是由于内因。”“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④阿马蒂亚·森也指出:“自由、自立的主体才成为发展的主要动力。”⑤

  在一个国家共同体具有独立、自主地位的条件下,相比之下,外部因素无论多么重要,也只有通过内在动因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外部因素在起作用时,经由内在动因的“内化”处理,其“外在”的意义便会减弱,甚至会逐渐成为该国家共同体“内在”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比如,自加入WTO之后,中国的进出口总额大幅度增加。2019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为990865亿元,全年货物进出口总额为315505亿元,外贸依存度高达31.8%。⑥这种状况,一方面提高了中国的对外交往程度,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提升了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共同体的现代生产能力和消费水准。

  这里,就引出了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即对于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共同体而言,现代化建设成功与否的关键在于其现代化内生动力状况如何。一个国家共同体如果拥有强劲的现代化内生动力,那么,这个国家现代化进程顺利、可持续的推进便会成为一件大概率的事情;相反,一个国家的现代化内生动力如果偏弱,那么,这个国家现代化建设的推进无疑是十分艰难的,甚至会半途而废,或者变形走样。

  所谓现代化内生动力,是指“一个国家在其现代化过程中所产生的源于自我本体的、与现代化趋势相吻合的内在推动力量。”⑦具体之,现代化内生动力既包括一个国家共同体的民众对改善现状的期待、追求现代化的态度和精神,以及相应的包括劳作在内的人力资本投入,也包括该共同体改善现状、推动现代化建设的包括创新与提升以及调适等内容在内的一系列实际能力。

  第一,向共同体自身“内部”而不是“外部”寻求动力。在世界现代化的早期阶段,对外扩张是一个国家成为现代化强国的必要条件。其中,最为典型者当属英国。英国依靠第一次工业革命和先进的市场经济运行机制,一跃成为最早的现代化强国。19世纪中叶,英国的钢铁产量与棉布产量相当于世界其他国家产量的总和;煤炭产量则相当于世界其他国家产量总和的两倍。1860年,英国的人口仅占世界总人口的2%以及西欧总人口的10%,英国生产的工业品却占世界工业品的40%—50%,占西欧工业品的50%—60%。⑧英国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现代化强国,除了其内生动力的原因之外,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原因,这就是进行了自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对外扩张和掠夺。在其霸权鼎盛的时期,其本土面积不过20多万平方公里的英国,却占据了拥有全球1/4的人口和接近1/4的陆地面积的殖民地。极为庞大的殖民地成为英国现代化赖以进行的资金、原料和劳动力的基本来源以及资本、工业制成品的输出地。一位英国经济学家对此进行了这样的描述:“北美和俄国的平原是我们的玉米地;芝加哥和敖德萨是我们的粮仓;加拿大和波罗的海是我们的林场;澳大利亚、西亚有我们的牧羊地,阿根廷和北美的西部草原有我们的牛群;秘鲁运来它的白银,南非和澳大利亚的黄金则运到伦敦;印度人和中国人为我们种植茶叶。”⑨

  二战之后,上述状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随着世界范围内民族独立运动的普遍兴起,曾经统治全世界的殖民主义体系迅速崩溃。二战之后新出现的一些进行现代化建设的国家选择了同以往现代化建设完全不同的路径,即一个国家要想实现现代化,主要的只能依靠本国内部的力量,以往殖民主义国家依靠对外扩张来实现自身现代化的作法越来越成为完全不可能之事。一个国家意欲实现现代化,就必须向自身的内部寻求动力,包括建立现代大工业体系,勤奋劳作,想方设法积累资本,发展教育和科学技术,积极对外开放、形成自身的比较优势,制定科学可行的发展规划,等等。唯有如此,方能形成自身最为重要的现代化内生动力,进而成功实现现代化的目标;并且,其自身的现代化建设不能以阻碍别的国家的现代化建设、损害别的国家共同体的利益为代价。在这方面,韩国就是典型的事例。在韩国现代化建设的初始,其基础可谓一穷二白,同时也没有优越的资源条件。在这样的情形下,韩国用了数十年的时间奋发努力,形成了有效的现代化内生动力,进而创造了举世公认的现代化建设成就,实现了现代化的飞跃。

  简而言之,向共同体自身“内部”寻求动力这一特征,表明自二战后现代化内生动力已经成为各个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基本动力所在。

  第二,现代化内生动力是现代化内容与民族传统两者的有机结合。现代化内生动力实际上是由现代化内容(时代内容)和民族传统这样两个方面内容共同构成的一个有机整体。“从历史发展上看,现代化倾向本身就是人类传统文明的健康的继续和延伸。”⑩虽然现代化内容和民族传统两者的比例因不同国家的不同历史和现实条件而异,但两者缺一不可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凡是现代化建设成功的国家,无一例外地均是将现代化内容和自身民族传统两者有机融合在一起的,两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现代化内生动力当中的现代化内容(时代内容)具有明显的时代性和发展性。就其时代性而言,比之建立在自然经济基础之上的传统社会的旧的时代内容,建立在大工业基础上的现代化内容(时代内容)具有明显的先进性,要领先整整一个时代。毫无疑问,现代社会与传统社会两者有先进与落后之分,有新旧之分。比如,现代社会的生产能力就是要明显强于传统社会的生产能力;市场经济就是要优于传统社会当中的小农封闭经济;自由、平等、公正等现代价值理念就是要先进于传统社会当中人们所信奉的人身依附性的行为准则;现代社会当中富有流动性的阶层结构就是要先进于传统社会当中相对凝固不变的士农工商的阶层结构;现代社会的教育体系、知识体系就是要先进于传统社会的教育体系和知识体系;等等。就其发展性而言,现代化内容(时代内容)会随着生产力和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而不断地得以持续发展和更新。在现代化内生动力当中,现代化内容(时代内容)所占比例及权重相对来说比较大,而且其变化幅度也比较大,因而对于现代化建设来说,这一部分内容具有积极的直接推动意义。

  而所谓民族传统,主要是指“每个民族的某种过去、现在、将来的内在规定系统和倾向,是该民族历史内容借以展开的某种框架。民族传统并非时代内容本身,而是某种超越时代的东西,是通贯民族发展历程中的某种规定系统和倾向,其本身并不显现出一种‘发展’的状况,只能说,它是每一个民族都不可缺少的东西”。(11)与时代性和发展性十分明显的现代化内容(时代内容)相比,民族传统则属于国家共同体当中长期存在的某种“历史基因”,具有较长的历史时效性,表现出某种民族心理或民族文化“相对恒定存在”的情形,而不会随着时代的迅速变化而即刻也发生相应的变化。民族传统的主要功能在于,能够为国家共同体的现代化建设提供某种必要的象征、归属、向心、凝聚、整合等功能效应,同时还能够为民众的行为方式提供某种指向。如是,民族传统同现代化内容(时代内容)两者便形成有机的融合,两者共同构成现代化内生动力,进而有效地推动现代化建设。由此也可以看到,对于民族传统不能进行先进或落后的判断,而只能进行有益与否、合理与否的价值判断。这是民族传统与现代化内容(时代内容)两者间的明显差别。

  需要注意的是,民族传统虽然具有某种“相对恒定存在”亦即相对稳定性的特征,但民族传统并非绝对不变的事物。民族传统的延续,并非意味着国家共同体对民族传统的“全盘继承”。否则,民族传统便成为某种意义上“复古”现象而一再复制。应当看到,民族传统“存在着一个随环境的变迁而有所增删和调整的情形。这是因为,民族传统所处的环境不会总不变化,而变化了的环境总会要对民族传统发生作用。”(12)民族传统必须经过必要的“扬弃”,方能适应新的时代环境,具有新的生命力。另外,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某种“新的”传统也会形成。比如,在欧洲中世纪后期,随着宗教改革运动的进行,欧洲的一种新传统即“新教伦理”传统开始形成,并对日后西欧及北美的现代化进程产生了深远影响。再比如,在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在民族独立运动的推动下,逐渐形成一种前所未有的社会动员“新传统”,其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一直延续至今。

  现代化内容与民族传统两者的有机结合,一方面使得现代化内容由于具有了赖以存在和多样化发展的“载体”生命基点而显现出不可回逆的趋势,另一方面也使得民族传统由于具有了新的、“现代”意义上生命力内容的不断注入而得以传承。凡此种种,使得现代化内生动力具有了完整的意义。

  再进一步看,现代化内生动力主要是由原生动力、提升能力和调适能力这样三个最为重要的关键要素所构成的。这三个关键构成要素各有各的重要功能,缺一不可。其中的原生动力侧重于现代化建设基础动力的启动和维系;提升能力侧重于现代化建设能力的不断升级换代;调适能力则侧重于现代化建设安全环境的保障和现代化建设动能的释放路径。一言以蔽之,原生动力、提升能力和调适能力共同构成了现代化内生动力这样一个有机整体。

回到顶部

研发

20000 + 
全球技术研发人员

5+10 
五国十地研发机构

发动机

  • 5,000,000台
  • 22kW-10000kW
  • 2亿千瓦
  • 全领域应用 

kok官网全站首页